中国排球史连载(13):中国男排的兴起与坎坷
我国男排的鼓起与崎岖  首夺亚洲冠军  我国男排在1976年重新组建部队时,在世界排坛上处于比较落后的状况。在1974年第八届男人世界锦标赛上,仅获得第15名;在第七届亚运会及1975年第一届亚洲锦标赛上,名次又排在日本及南朝鲜之后。  这样的境况,鼓励着我国男排健儿们发愤图强的精力,在戴廷斌主教练带领下,全队齐心协力,勤学苦练,技能战术上有所发展和进步。在1977年第三届世界杯中,一举获得第五名,获得了我国男排在每次世界大赛中最好的成果。接近了世界一流水平。特别可喜的是,在这次世界杯竞赛中,两次挫折了亚洲排坛劲旅南朝鲜队,仅以2比3负于日本队。  1978年我国男排在参与第九届世界男人排球锦标赛前,进行了一系列的竞赛练兵。6月出访日本,与日本国家队竞赛,一胜一负。8月至9月参与了在罗马尼亚举办的“托米斯杯”世界男人排球锦标赛,竞赛中,我国队打败波兰、民主德国、巴西、比利时和埃及队,负于苏联、斯洛伐克、意大利和保加利亚队,获本届竞赛的第七名。这是我国男排参与历届世锦赛获得的最好成果。  //1978年的我国男排  在这届锦标赛上,各队在技战术风格上主要有三种不同的类型和门户:一种是以强攻为主,快攻为辅的打法;一种是快攻强攻各占一半,处于两者之间的打法;还有一种是以强攻为主的打法,这种打法已显得保存和陈腐,坚持这种打法的不少世界强队已失掉旧日的优势,学习快攻打法势在必行。一股在世界男人排坛上,学习亚洲快攻战术之风正在鼓起。  我国男排自1977年以来,在承继传统快攻打法的基础上,又立异了“前飞”“背飞”“拉三”“拉四”等快攻战术。使得我国男排在快攻打法上新颖、共同,占有必定优势。但在这届竞赛中,我国男排在技能上露出的问题是强攻不力,防卫较差。  1979年男排面临的严重竞赛是抢夺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亚洲出线权的第二届亚洲男人排球锦标赛。赛前男排屡次出访、抓住练兵:5月出访日本,与日本国家队进行了三场竞赛,一胜两负,与美国男排赛一场,3比1取胜;9月参与罗马尼亚“托米斯杯”世界男排邀请赛获亚军;继之访问了联邦德国,在16场竞赛中获全胜。11月迎战来访的美国男排,2战全胜。通过充分准备,当年12月赴巴林参与第二届亚洲男人排球锦标赛。  这次锦标赛是亚洲排坛历史上罕见的一次高水平的竞赛,通过剧烈的抢夺,我国队终以3比1胜1977年世界杯亚军日本队;以3比0打败了1978年世界锦标赛第四名南朝鲜队,第一次获得了亚洲男人排球锦标赛冠军,获得了参与1980年奥运会的资历。  再次排名第五  1980年我国男排为在奥运会上获得好成果,做了充分准备,但我国未参与第22届奥运会。  1981年3月,第四届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在香港举办。出线权的抢夺主要在我国和韩国之间进行。  竞赛中,我国队在先失2局的情况下,连扳3局获得成功。全场竞赛共进行了2小时45分钟。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通过卫星转播了这场竞赛的实况,全国亿万人民怀着稠密的爱好观看了这场竞赛。当我国男排获得最终成功时,广阔学生和人民群众为我国男排英勇奋斗的精力所振作,广阔青年学生在向我国男排学习中,发出了团结起来“振兴中华”的年代最强音。  //汪嘉伟扣球成功  我国男排是这样总结这场竞赛的:“综观全场竞赛,若抽象的按‘优异’、‘杰出’、‘及格’、‘不及格’评分法,我国队只能得及格分数。可是却是一种及格中的‘不及格’和又体现出‘杰出’的风格。所谓‘及格’,是指通过艰苦尽力,总算打败对手,获得了参与11月份世界杯决赛的资历,为‘走向世界’迈出了第一步;但由于前二局打得烦躁,攻防失据,被动挨打,连失二城而不及格;可是在面临窘境的紧迫关头,临难不馁,团结奋战,化险为夷,体现出难能可贵的干劲和潜力,因此又达到了‘杰出’,乃至是‘优异’的规范。”  1977年与1978年,我国男排获得了世界杯第五名和世界锦标赛第七名有史以来的好成果,形成了一套共同的战术打法,达到了一个新水平。  //1981年世界杯预选赛上 我国对南朝鲜  //我国男排获第四届世界杯第五名  1981年11月,我国男排以亚洲冠军的资历参与了在日本举办的第四届世界杯赛。参赛队有东道国日本、上届杯赛冠军前苏联、锦标赛亚军意大利、欧洲亚军波兰、南美冠军巴西、中北美冠军古巴、非洲冠军突尼斯队等。  我国男排通过7场竞赛,获得3胜4负的成果,继1977年第三届世界杯之后,再次名列第五名。  本届竞赛正是我国男排处于较老练的阶段,是向世界水平冲击的好机会,但由于缺少过硬思维和毅力方面的练习,丢不掉思维包袱,因此未能如愿以偿。如对巴西队竞赛,输赢直接影响名次,总以为曩昔一向胜它,这次打它不成问题。可是,在竞赛中遇到困难就产生了怕输的思维,捆绑了四肢,不能正常发挥技能水平。别的,技战术方面也存在一些缺乏,特别是技能全面程度和防反水平较低。主力队员汪嘉伟的意外受伤给全队实力和心情也带来必定影响。  从这届竞赛中,仍可看出我国男排是一支有适当水平缓实力的部队。有的场次发挥了较高的水平,快攻战术也具有适当的威力。二传手沈富麟体现得非常超卓,被大会评为“优异二传手”,全队在拦网水平上也有必定的进步。  男排在世界杯后,认真总结了经验教训,决计“发愤图强图再强,立志打好翻身仗”。冬天在郴州基地进行了艰苦的练习。  1982年6月,我国男排在上海参与了有日本、美国、南斯拉夫、加拿大、法国,以及江苏、上海、我国青年队参与的上海世界男排邀请赛,我国男排获冠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